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文礼书院学生:论屈原“渔父”中的两种处世态度”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广体系 > 文礼书院 >

文礼书院学生:论屈原“渔父”中的两种处世态度”

时间:2017-06-02 15:41 | 来源:在谦论语读书会| 作者: 欧阳潇逸

 

      欧阳潇逸 ,读经少女,在谦论语读书会理事会员。2010年2月参加在谦学堂冬令营,经过8天读经班的体验,下定决心,走上读经的道路,开始了全日读经的四年时光。四年中,包本背诵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易经》等约有20万字中文经典。英文经典有《圣经》选、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等。2014年,留学英国。2016年,经认真推荐及申请,文礼书院同意暂读一年。2017年被牛津大学录取。

   (在一个群里讨论“渔父”中的两种态度。想不到一不小心写多了。) 

      愚以为,两者可以说是“此亦一逍遥,彼亦一逍遥”。我先不做批判,从两者的根源、发心处讲起。

      渔父之言,可以说是针对“以道德之洁癖来方人”而言的。愚以为,其待人处事之道的中心,在于卑以自牧的谦虚,如水之就下,而不执着于自己的高风亮节。还有一博爱能容之胸怀。见世人百态,皆可爱,皆可喜,皆可谅。正可谓“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先生所云“活泼泼地”,清斯濯缨,浊斯濯足。与人与世,皆无傲慢隔阂。此所谓“不着于物,与事推移”。实在一逍遥洒脱之妙境也。

      而屈子,或者说故事中的人物“屈子”,他的“深思高举”亦独有其伟岸可敬佩之处。人处于世,当然要谨言慎行,万不可染上污习,陷于罪中。尤其屈子身处乱世,还依然尽一己之忠,为国效力,却遭陷害,至于流放,然而他至死都没有放弃自己的高洁,一直坚守着正直的作风,不为簞食豆羮而折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何等壮烈,何等悲凉?这样的精神,岂不令人肃然起敬?

       然渔父所言,有一流弊,即看似劝人无为,任由它去。这样解,固然不对。殊不知此言,是对于“屈子”的“独清独醒”“弹冠振衣”而论的。屈子本求仁而得仁,为何面色憔悴?形容枯槁?愚以为,屈子心中,未化除对于恶者和愚昧者之憎恶、鄙夷之感,似站在一高山之巅,傲视众人,实在是“高处不胜寒”。屈子恶恶,如弹冠振亦,宁赴湘流,也不甘蒙世俗之尘埃。此虽值得赞叹,然不免一道德之洁癖,与不得志之悲哀。而渔父所言,正是针对这一点,才劝屈子想开些,以得逍遥自在,不至投江自尽。

       我们虽然都是求道者,工夫在实践中逐渐增长,越来越高。当我们看到其他人还在习气中打滚,甚至那些深陷于罪的恶者时,或许会不免觉得高傲,心生急切或鄙夷之想。但是细细反省,实在是没有半点资格。纵观每个人的家庭,环境,背景,方才明白,人们之所以有今天,实在是种种因缘际会而成,其中有多少无奈和悲哀!这不是一场公平的竞赛。你站在山颠,俯瞰着他人在半山腰处,殊不知你的起点在半山腰,而人家是从谷底,历经百劫,才翻上来的。而还有芸芸苍生,根本就没有人指引他们,向往高处,全然憧憧往来,不知山为何物,互相牵引下堕,此时心中升起的,不是怒意,不是轻蔑,而是一种悲悯的情怀。果能如此,怎能不由衷地爱人,敬人呢?怎能不“出门如见大宾”呢?怎能不推己及人呢?

       然而这并不是是一摊浑水地做个“老好人”,做个乡愿,得过且过,妇人之仁。子曰“君子亦有恶”。文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惩治一恶者,只是为了一不忍之心,不祸害更多的人。人亦有身命慧命之分。若是真爱人,于小人必惩戒,而非任其为非作歹。所以君子于世间,必定尽己所能,遏恶杨善,而自己的心中,亦能心平气和,又永葆一颗悲悯之心,不被仇恨,鄙夷和愤怒的毒火侵蚀。此心不动,随机而动。有本而能应变。

       屈子虽然自命高洁,看似高冷,但其本心,定是出于对于国家民族的仁爱,对于民生疾苦的不忍。而此不忍,必定会让人深思高举,于乱世中立定一番作为。所以问题不在于深思高举本身,而在于其心态。苟能将此仁心再扩充一次,必将觉天下无可憎之人,无可恶之事。于是成败结果,都只是本当如此,尽己推己,求仁得仁。那时的屈子,想必不会是“面色憔悴,形容枯槁”,而是“坦然一笑,无限光明”了吧。

       我们作为读者,说来都容易,但是真正自己到了屈子那份上,又有谁能做得到呢?然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最后,这虽然是个辩论,但是我们也不必忽略其文学性质。此文通篇都用第三人称,以一旁观者的角度,叙述着“屈子”和“渔父”两个人物的对话。而文章以渔父的话结尾,禁不住让读者久久沉思,又悠然神往。但是不要忘了,那个旁观的叙事者,说不定才是真正的屈子。或许,现实中本无渔父此人,所谓渔父,若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又何尝不是屈子心中的另一个投影,另一面想法,或者对于洒脱境界的一种寄托呢?或许,屈子和渔父本无二。只要心念一转,便可合二为一,指向一仁智双彰的境界。
 

《楚辞·渔父》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至于斯?”

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身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

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文礼书院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全球读经私塾 读经学堂汇总【公告】 2017年全球读经教育夏令营信息汇总、  读经教育学堂私塾长期招生信息汇总近期读经活动汇总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