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认知的成长:王财贵先生又进步了!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经教育 > 读经时代 > 读经推广事纪 >

认知的成长:王财贵先生又进步了!

时间:2017-03-17 13:23 | 来源:新教育家| 作者: 吴梅

       王财贵,字季谦,1994年在台首倡“儿童诵读祖国优秀文化经典运动“。二十年后,文礼书院暂驻浙江温州泰顺县竹里乡文化礼堂,读经包本三十万字以上的学生入读文礼书院文礼书院不定期举办讲学活动,演变为一个读经教育人士分享和交流的平台。此为作者在2017年初听完季谦先生讲学之后所写。
 

       大江大河,滔滔滚滚,季谦先生逻辑昭昭,将线头一一布下,之后,戛然而止。 


       我是一个不受教的人,是不轻易服人的,凡事喜欢自己去捏。
 
       所以,多年没听讲了。这次我抛下我的学生,去当学生,听讲。向孩子们告假时我很惭愧,但这次出行不容迟疑。有些事情是不容迟疑的。之前,怕耽搁孩子们的课,我已经放过了季谦先生两次讲学。收到怀仁老师发来的文礼书院嘉宾邀请函,我当下是脸红了,为自己的轻慢。没有让书院破费,我自己买了机票。
 
       王财贵先生进来的时候,全场的人肃立,之后,是掌声。王财贵先生与前排嘉宾一一握手,落座。先生落座,大家才坐下。敬意是由衷的。先生好似胖了点,容色亮了。前些年他到成都演讲,面色蜡黄,似有病意,让人揪心。67岁的老人了。
 
       2016年12月9日,三天的讲学正式开始。主题,是中西文化及其会通。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看课表就知道,五个讲题,儒释道西,皆涵盖了,最后,落脚在中西会通,从全盘西化,到全盘化西。
 
       这是2016年6月以来,王财贵先生“文化的根源与生命的学问”讲学活动的第三场。地点是浙江温州。眼目所见,约有五六百名学员,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有私塾学堂的堂主、老师,也有家长,还有一些关心文化的爱好者,包括企业家、政府官员。他们热切地铺满会场,蔚为可观。
 
 
       近三小时的课,季谦先生“被规定”中途休息一次,但他自己是颇想一口气讲下去的,事实上后面两天确实是一口气讲下去了。而且还超时,以至有两次午餐延后。大家都拿他没办法,他也拿自己没办法。季谦先生就是这样,一开口时间就不够了。时间到了,而他只讲了一个开头。
 
       好比第一天上午,讲“概述与纲要”,他谦虚地说,自己学问不够,不好说这就是“讲学”了,只是“讲习”吧。然后,他开始解“讲习”二字,从《易经》“兑”卦讲起,“象曰: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讲习”二字即出自该卦……这样一讲就讲了45分钟,45分钟只讲了两个字:讲习。他什么时候进入主题的你也不知道,你当他还在讲“讲习”呢,但他进入主题已经很久了,你只是一哆嗦,才突然明白过来:他已经进主题了。但他确实又还在讲“讲习”,没有离开这两个字。大江大河,滔滔滚滚,季谦先生逻辑昭昭,将线头一一布下,之后,戛然而止。你自己去扯线头。
 
       就像这样,一首交响乐,前奏很长,很长,前奏刚完,整首曲子就结束了。然而,也完满了。事后,你还可以分出乐章,它们赫然就在那里。
 
 
       先生说,这叫“一以贯之”。一就是多,多就是一。他讲了很多话,但他统共只讲了一句话。
 
       事实上一开始他就发出了警告,他说:这次,“我想用一种比较特别的方式来讲,或者说,很大的特别,大到可能至少一半以上的人不曾有过这样思考的方式。孔子讲学,也有一个特别的方式。但这几乎不能说,因为没有人了解,自从颜渊死了以后,只有一个人懂。”
 
        曾子。孔子有一天对曾子说:“参啊,吾道一以贯之。”曾子听了之后就说:“唯。”就是哦了一声。这样就完了。季谦先生希望这三天,我们也能如这般,哦一声,与他相应。
 
        “读《论语》要知道孔子有这种特别的讲学方式。程明道读《论语》有一个心得,他说:‘言忠信,行笃敬,是彻上彻下语。’什么叫彻上彻下?就是下学而上达。什么叫下学而上达?一个解法是,从下学一直累积累积慢慢地上涨以至上达,但是,也有另外一个解法,就是,下学处即是上达。上达之天理,就在平常的人事中完成。这叫作‘下学而上达’,这叫作‘不怨天不尤人’,这叫作‘知我者其天乎’。圣人原无二语。这就是孔子讲学的精神。而程明道能读出孔子,这叫作‘读书’,叫作‘学问’。这三天,我就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来讲,你们就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来听。”
 
        先生又举佛家的例子。“佛每次说法都有不同的法门,法门与法门之间,可能都有所异同,乃至于相冲突,这叫可诤法,是可以辩论的。但佛说有一种法,是不可诤法,不可辩论的,它是不同于八万四千法门的法门,因为它不与其他法门相对立,而是大家共通的法门。这叫异法门。学问,一般地看,有很多种学问。但用异法门说,只有一种学问。所有的纷争,如果能够用异法门来看待,就不再纷争。‘一’是不可争辩的,‘一’不与‘多’冲突,因为‘一’不与‘多’同在一个层次上。”
 
       此处有警示,学者当深味。我自己的体会,我于季谦先生处,所获最大的,便是先生的这样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我从2011年底始读先生文时即察觉,当时深处一哆嗦,好像什么东西接通了。以后的五年,我反复读先生的各种讲话、文章,反复哆嗦,哆嗦了几次以后,渐渐开启了一点智慧,世界也在眼前渐渐明晰起来。
 
       后来知道,这种方式,可以叫作“圆教”的方式。以牟宗三先生为代表的新儒家,其宏愿,即是用这样一种圆教的方式判教,继而统摄中西一切学问。
 
       而王财贵先生读经理论之提出背后,耸立的,也是这样一种“圆教”的精神。当然,你永远驳他不倒。因为,这是不可诤法。
 
 
        以下三天,果真如此。不多说了,听过自知道。
 
        有一个疯狂的家伙,叫董可贤,是黄河孔子学堂的堂主,已经连听了三轮王财贵先生这个讲座,每次还都特认真地记笔记。事实上季谦先生所有的课他都不曾落下。这样的疯子,现场有好几个。这叫高手。
 
       经济学家张五常回忆自己年轻时在大学从不缺课,等听得所有要考的试都考过了,他就转作旁听生,继续听。有一次,教授赫舒拉发跑来问他:“你旁听了我六个学期,难道我所知的经济学你还没学全吗?”张五常说:“您的经济学我早从您的著作中学会了,我听您的课与经济学无关——我要学的是您思考的方法。”这叫高手。
 
       王财贵先生自己,也是这样听老师牟宗三的课的。牟先生在台湾讲课,王财贵先生只是旁听生,但一连四五年每堂必到地听。牟先生回香港,王财贵先生跟到香港,从游两年。后来牟先生受聘东海大学两年,中央大学、师大三年,季谦先生也都跑去听,一场不落,且每讲皆录音保存,十多年下来累积了五六百卷录音带。这叫高手。
 
       而我,很惭愧,终究只是个低手。我懂得受教太晚。从认为王财贵是个骗子,到“这个人还不错,但是为什么非要那么偏执呢”,到“嗯,这个人还是懂教育的,算个教育家吧”,到“不简单,学问高深”,到“先生,哲人也、大德也”,我用了二十三年。罢了,死马当活马医。
 
 
       讲一个段子,由北大赵延风老师所创。赵老师也是此次学员,且连续听了两轮了。她在分享学习心得时讲了一个自己的笑话。作为北大的副教授、日本一所孔子学院的前中方院长,赵延风老师是读过书见过世面不轻易许人的。她早先跟先生聊过一次天,觉得王教授这个人还不错。后来有机会听了一次先生的讲座,有些惊艳,心想:王教授进步了!赵延风讲到这里,台下已是一片笑声。赵延风也笑,继续说:后来听先生讲学,我才明白,不是王教授进步了,是我自己进步了。
 
        这便是一个高手老师给学生的:学生每每觉得,老师又进步了。其实,老师一直在那里,一直是那样,只是看你叩得小声,还是叩得大声。小叩小鸣,大叩大鸣。先生的话是一步说到位了,但看你解到哪一层。
 
       “王教授进步了”于是在这次讲学活动中成为段子,当一个学员觉得自己听讲有所收获的时候,就会说:我发现,王教授进步了!有一次跟先生吃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先生进步了!”王财贵先生一脸呆萌地看着哧哧笑出的我们——他不知道这个段子。
 
         就在刚才,为了写这篇文章,我把这次讲学的录音又翻出来听了一遍,欣喜地发现,王财贵先生确实又进步了。
 

作者:吴梅,作家,中国传统文化迟到而笨拙的学习者,允元小学馆创办人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文礼书院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全球读经私塾 读经学堂汇总读经教育学堂私塾长期招生信息汇总近期读经活动汇总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