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孩子们的笑脸——一位专业摄像师眼中的读经学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经教育 > 读经时代 > 全球读经概览 >

孩子们的笑脸——一位专业摄像师眼中的读经学堂

时间:2016-09-14 15:18 | 来源:读经杂志| 作者: 由勇

读经杂志

        原文刊载《读经》创刊号,订阅网址:www.dujingzazhi.com

        转眼已经是六月四号,离开北京已经有三个月了,但学堂里孩子们的笑脸还是在我的脑海中萦怀淡绕。

        这是人们都有的一个习惯,对看到不能理解的事情时总是难免要疑问,以至于这种重温引发记忆得更深刻了许多。

        职业性摄影的我,特别迷恋于孩子笑容灿烂时刻凝固永存,虽然已经拍摄了成千孩子的各种天真姿态,但学堂里几十个孩子的笑脸总能让我感觉与普通孩子有着那么一点不同,可能这便是记忆犹新的泉源了。

        在京已经有些天了,忽然一天阳光明媚的中午萌生去拜访学堂的想法,实际上这个想法早有了,只是碍于居住的良乡处在北京西南,而在谦学堂却远在西北,坐车的路程足有六十公里,单程便需三个小时。而一旦这个念头存在久了,象棵种子一样,即便初始时并不迫切,也总会每日累积而至临界,便同儿子起身前往。

        虽然距离不近,却很容易找到,这不,一路顺风,在下午三点前赶到了。

        与周围一片寂静不同,院子里孩子们欢快的笑声路引我们这个方向,还真没错。听到敲门,便有孩子去找门卫,待报出要找的任刚老师名字后,把我们带到办公室里。办公室很大,用横竖的卷柜桌椅隔开成不同职能的区域,任刚老师从里面转出来迎向我们,稍息后便带到四处转转。 
        
        学堂占地的规划很合理,一进大门是可供孩子们活动的小空场,正对大门的墙上是夫子象。东侧三排分别是办公接待室及四间教室,室内体育室,最后一排是面积很大的食堂,食堂对面是洗浴室及厨房。院中间靠西侧是孩子们的起居室,西侧一圈是勤杂室等,我注意到孩子们起居室的外侧房角上都串联着声音外放设备,当孩子们在操场上活动时,也能听到琅琅的读书声与之产生心里的共鸣。
     
       紧靠办公室的是一间小教室,里面坐着二十几个还穿着背后系扣兜兜衣的小朋友,年龄最大也不超过七岁的样子,坐在最前面领读的老师怀里还依偎着一个。第二间教室坐着年龄在七岁到十二岁左右的孩子,第三间里坐着的是十二岁到十六岁左右的孩子,最后一间教室里是十六岁以上的大孩子们。

读经孩子 

        最小孩子们坐的是适合他们身高的低矮的桌椅,桌子除了一本书别无它物,有几个孩子俩人各伸一只手矗着同一本书在读,更多的孩子或立书在读,或放平桌上在读,很逗的是,穿着围兜的小女孩儿竟用手指随着读声挪在每一行字上,仿佛认识这些字似的,但她的专注使我不能确定,她真的不认识这些字吗?但我又很难确定,她真的认识这些我们成年人都认不全的字吗?

       令我惊奇的还有,无论我们走进哪间教室,孩子都丝毫没有交头结耳目光随移地私语,都在专心致志地继续自己的朗读,难道他们是事先排练好的吗?亦或是参观的人多了毫不为奇了?否则很难解释孩子们能如此读书的定力。

       不知不觉很快天黑了,这些孩子们带给我的疑问使我很后悔地对步行送我到车站的任刚老师说:没有带相机来,把孩子的专注神态拍摄下来。你知道嘛,一个人在专注的时候是最美的了,通常孩子们的专注只是很短时间,拍摄者往往需要很长时间的关注才能抓拍下来,但这里的孩子,特别是在读书时几乎在整堂课的关注集中状态,这甚至超过了成年人,很难想象,今天我虽然没有带相机来,但孩子们的专注神态已经印在我的脑子里了。

        北京的天气总是雨天一过,天蓝神爽,隔天渐次之。头一天的参观,让我整夜都梦到孩子们的神态,第二天,我一直犹豫着是否再去一趟专程的拍摄,路实在不近,最后还是摄影师心态占了上风,毕竟这些孩子们太令我感觉惊奇了。几乎是同前一天差不多时间到达的学堂,空气也没有前一天清新,阳光更没有前一日明媚,为抓紧在太阳西下前完成最佳拍摄时间,车快到的路上便同任刚老师密切联系,车走到哪儿,还有多长时间到达,可否让孩子们到室外活动等,很幸运的是,尽管任老师没能答应我改变学堂正常的教学时间,我到达时却正赶上中班的孩子们在场院中体育课,初春时节正值阴冷,孩子们把外面套着的各色冬衣挂在器材上,穿着内衣在打太极拳,显然几个男孩子是熟手,跟随着他们的姿势,其余的孩子模仿着,虽然总是慢了半拍,姿势也参差各异,却没一个孩子因自己的初学而丝毫羞涩。而这也区别于我的观察习惯,普通学校的同龄孩子在一起时,因争超赶比心理,相互的差异也只是暗中模仿,而非正视心态的学习,比如同样的太极拳,他们只会正式向老师而非同龄人学习,会认为只有在老师讲解的课堂上才是真正的学习,而同龄人的动作怎么能是权威而规范的呢,这种不屑加疑惑很难达成相互间的交流。而这里的孩子们却消除了同龄人之间相互模仿学习的羞涩心理,心安理得地在我这个外人关注下,特别是透过相机观察下,还能这样专注于舞拳,旁若无人地相互校正姿势,实属难得。

        要知道,成长中的孩子们真正获取各种知识的渠道并非仅限于课堂的几十分钟,而是无时不在的环境的熏陶,学堂里形成的环境并非由老师耳提面命的威权,而是轻松活泼的自由交流,相反,老师在学堂之中,仅是规则的监行者,圣人语境中的引导者。同是教学环境,同样年龄的孩子,学堂里与普通学校之中的气氛有着根本性的差异,孩子们神态中的安详,沉静与专注,与普通学校学生狂躁,攀比,甚至习惯于表演,容易被哗众取宠的异态所吸引的下意识流露,有着令我震惊的差异。如果说普通学校里教育是外在同一规划出来的知识传授形式,那么学堂中的教育更是引导孩子们心理走向知识兴趣的隐路。

        好像是小时候从知识画报里看到过的,海洋里有种鱼,总是十几条组成的,其中只有一条是雄鱼,其余是雌鱼。当遇到天敌时,领头的雄鱼会勇敢地迎上前去,以葬身的代价获取整队的安全时间。而失去雄鱼的队伍里,会由一只身体强壮的雌鱼慢慢地变成雄鱼之身,继续领队,重复扮演着英雄救美的角色。

        我在学校成长的过程中,也发现了同样的规律性,无论在甲班还是在普通班里,都是由学习好的上进派,学习一般的中间派,和学习差的调皮派组成。多么奇怪啊,要知道甲班学生是从普通班里挑选出来的尖子生啊,怎么到了甲班后也变成调皮的了呢?好像,在学校里的各班都有着这种角色定位,只是不一定安排谁来演,同上述的那个鱼族有着相似性。

        开始我以为只是个别的特殊性,但当我转了几个城市和学校后发现,这是个普遍的规律性。真是奇怪,是什么促成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呢?我不知道在国外是否也有同样的规律性?

        是的,我估计读者能感觉到我下面要说的是什么了,便是在谦读经学堂带给我的,与规律相反的现象。

        我端着相机从小班开始,中小班,中班到大班,我所经历的是好像经过严格排练过一样,没有一个人对端着相机对着他们拍摄的我有过眼神上的斜视!没有差异,无论是大的小的胖的瘦的男的女的美的俊的,他们没有人有变化,都在专心致志地大声读着自己的经!

        甚至,很可怕!难道这就是被洗脑?

        但这个可怕,随后便被下课活动时的自由欢娱所打破了。在我的镜头里,孩子们在迎面见到端着相机拍摄时,没有做作,即使是表现,也是由内而外坦诚的笑容与身体自然姿势,一举一动,一笑一颇,都象是从影视学校培训出来的专业演员般自然和顺,而非普通孩子见到镜头或是羞涩地闪避,或是假装不悦地拧眉苦相,或是迅速硬挤出的灿烂笑容并配合着的两手指竖立起放在脸旁的一声——嗨!

        对着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围兜女孩,她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随着她表情静,温,热的变化,我在连续地按动着快门,我与她的位置和姿势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变化的只有她舒缓的表情,确切地说是她的眼睛,这种标准模特,简直让我的内心澎湃不已,甚至,不只是喜欢,而是一种由衷的敬重。

        晚饭后天已经黑下来了,我终于看到了那个在小班里穿着小围兜用手指认字的小娃娃了,这应是最小的孩子了吧,当近距离地把镜头刚刚对上她,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突然身往后仰,上半身差不多形成90度的角,对着镜头两手指竖起,这也是唯一一个如此配合我的,还不能称之为人的娃娃,这种配合的速度令我吃惊,这不能称之为配合了,应该是一种挑逗,我甚至感觉到,怎么说呢,象是一个成年人对着拿相机的孩子故意做出的夸张表情,这对我简直是一种污辱,要知道,她才是个孩子,而我是个成年人啊。
 
读经
 
        恕我词穷,作为一个专业人像摄影师,作为关注人的表情变化而入理于心理状态的摄影师,这些孩子们,不,确切地描述应是这些“神仙们”,他们每一个人表情所释放出的灵性,活性与自信,让我仿佛是孙猴子误入瑶池般的心旷神怡,让我无从表达,每一个细节都是充溢着丰富与流彩,相对于身处环境的感受,只能说,这些孩子的身心,没有人造的痕迹。

       我明白了《论语》中“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的大意了。在普通学校里,所传授的是唯物性的知识,没有丝毫真实人情舆情的劝勉与警示,使人心空,不能明确自己所作的真实性和确定性,只能通过之间的互动实践来揣摸相处的关系潜规则,从而根据大家眼里的自己找到适合自己的社会群体中的角色,以达到在集体中的平衡,就象非洲的变化角色的鱼。

       我是学理工科的,在高中物理就讲过物质的能量守恒定律,即物质是不灭的,它只是转成了不同形式的存在。按这个思路解释上述鱼群和普通学校班级里角色现象是,人,是一种社会动物,它需要在一个集体中展示出自己个性存在,这种展示是通过与集体中其它个体的比对来确定自己所适合的角色,所以,如果他学习上不够排前,便在调皮上哗众引目,如果不够温柔漂亮长发,便粗犷野性短发,特别是国内的学校为提高孩子学习积极性,普遍成绩排大榜,挑动孩子们明争暗斗的对立情绪,即使孩子们聚一起所表现的合作,也只是面和心不和的暗中较劲,相互挤兑,甚至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基础上的自私利益驱使,而非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的智慧。

       学堂中孩子们确实是被洗脑了,是被中国名圣先贤的智慧所洗脑,而展示出不易觉察的,与普通学校教育出来孩子的不同,他们不会根据自己的目的去处事,而是下意识依事论事的正直刚毅。他们不会主观去根据别人眼色去行事,而会客观地根据自己被圣贤智慧所浸透的模糊标准去行为,他们不是习惯于同环境相互比对来确定自己的角色位置,而是同深印到意识深处的圣贤教诲相嵌和,他们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而是成为历史文化眼中的自己,自知者明,自胜者强,这种用中国传统圣贤思维所培养出来的自信与活力,不会随身体长大老化而改变褪色,可以在任何年龄都有孜孜不倦的学习吸纳新知的活力与兴趣,才能使生命永远都能焕发出光彩,成为引导社会之主流。他们不会成为趋炎符势随环境改变自己角色的变色龙,而是能曲径通幽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社会价值民族使命的国家栋材。

        在微博里看到一个形而上的比喻,一枚鸡蛋,从外面打破成为食物,从里面打破形成生命;在谦学堂与普通学校所培养孩子的差异也在于此吧,前者是培养孩子最终从自己心里面打破横梗于同外界陌生事物的硬壳,而后者是真正的教育,由外至内的知识传授与心理修整。

        知识与常识不同的,你知我知不变的内容为常识,大家都学一样的,这是常识还是知识?知识是什么,是随着自然与科技不断变化并相互差异化的新事物,你知我不知,你才能比我有知识,你知我知的,只能是常识。知识不是学到的,更是在与实践的接触中自己的感悟获得的,每个人感悟的不同,形成了知识掌握的差异化。知识不是学会的,不是拿出来相互比的,而是在下意识中掌握并运用的。

        有人会说,由外而内传授的知识也没什么不好,两者没什么不同。但我要说,由内而外的打破知识的硬壳,是自我感悟,而由外至内,却是在外力帮助下的硬性的灌输,前者就是阻碍中国社会科技进步所整个民族缺乏的源创性,而后者便是形成世界商品代加工厂,中国在世界上新世纪的代名词——山寨,只能模仿而没有原创。

        见微知著,格物致知,小小的民办学堂里竟然能见识这么多细节差别,挖掘出这么许多的感慨;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从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真挚笑容之中,我才真实感受到了民族的未来与希望。
 

       更多读经教育相关信息请点击全球读经教育学堂私塾2016年秋季招生信息汇总文礼书院王财贵先生演讲视频文稿总汇读经教育入门“六小篇”全球读经教育私塾学堂通讯信息汇总(随时更新)、爱读经产品官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