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王财贵博士答办私塾问题之十

当前位置: 主页 > 类聚导航 > 视听空间 >

王财贵博士答办私塾问题之十

时间:2016-02-17 17:11 | 来源: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作者: 王财贵


王财贵博士答办私塾问题之十(2007年)




王博士答辦私塾問題之十、十一文字稿(一)
 
言那整理
 
问:“古代私塾给人留下恶劣的印象,现在要恢复,如何从师资、方法等方面落实?又如何与现行考试和用人制度相适应?”
 
答:首先,“古代私塾给人留下恶劣的印象。”古代私塾是不是真的给人留下恶劣的印象?我们对古代私塾的印象,大概都没有实地的考察。当然,我们没有机会去看,因为那个时代已经过了。但是我们也可以去考察啊!向哪里考察呢?向曾经上过私塾的人考察。
 
现在,小时候上过私塾的人越来越少了。像我这个年纪,还能遇到还满多的,像各位这样的年纪就稍微少了,像你们孩子那一辈就更少了。所以,越来越难找到可以真正考察的人。
 
不过,有些人遇到读过私塾的人,也很少人真正问一下。据我的经验以及我朋友的经验,凡是有询问老一辈读过私塾的人,以前读私塾的情况,他们的回答大部分都是正面的,并没有“恶劣”的印象。
 
现在人对古代私塾的恶劣印象是没有自己考察过的,是不科学的,是道听途说的。
 
孔子讲过两种人是“贼”,一种是“乡愿,德之贼也。”第二种就是“道听途说”。孔子骂人家“贼”,是很严重的话。为什么“道听途说”妨碍德呢?“道”就是路,在路上听到一个消息,就在路上开始宣传、发布。没有经过思考,用现在话来讲是没有经过验证。这样当然是无所得的,一方面知识无所得,一方面也代表你是不诚恳的,是虚浮的,只喜欢表现知道的什么东西,而并没有想知道得真实不真实。所谓“巧言令色,鲜矣仁”,当然是“德之贼也”,“德之弃也”,所以不要再“道听途说”。
 
而我们一般人是怎样“道听途说”的呢?我们都是看了五四那些人的言论。你要想一想,五四那批人讲话背后的心态,他们的心灵是不正直的、片面的、偏见的、情绪的。他们是变态的心理,为什么说是变态的心理呢?十几年来,我常常分析他们的心理。他们凭着有学问,像胡适之、陈独秀、鲁迅,为什么他们有学问?从小读私塾的。凭着他们有学问,会写文章,凭着大家对他们的尊重,结果他们哗众取宠,不留情面的攻击;不仅是不留情面,还歪曲事实。他们不是不晓得,但他们专拣坏的讲,凡是对于自己的祖先,对中华民族就专拣坏的讲;而凡是对美国的祖先,对外国人就专拣好的讲。要不你去看看他们的言论,胡适之骂过西方人没有?鲁迅骂过日本人没有?在全国对抗日本的时候,鲁迅从不说日本的坏话,只说中国人的坏话。所以,各位不要被骗了,提到这里我就生气。本来我今天穿汉服要温文儒雅一点的。但是义理之怒不可无啊!一个人没有义理之怒了,也是“乡愿”嘛!对的就是对的,不对就是不对的,所以该骂就骂。
 
假如你要替他们说情,也情有可原。怎么情有可原呢?他们爱国嘛!难道用爱国这个理由,就可以胡作非为吗!你就可以乱说吗!真的是乱说、胡说。这个“胡说”,是胡适之自己讲的。
 
胡适之二十七岁读博士,二十八岁当北大教授。我常讲他凭什么当北大教授,凭他小时候读私塾嘛!他记忆力很好,看过的书都记得,他上课时引经据典,引用某某人的理论,比如孔子的理论,就在黑板上写上“孔说”;老子的理论就写“老说”;韩愈的理论写“韩说”,后来引用到自己的理论,就写到“胡说”,那真是胡说。讲一些不大该讲的话,大家不要当真。
 
但是,“胡适”这个名字就不令人喜欢。我只要不喜欢就什么都不喜欢,这也太过分了(自嘲),我也不行,太情绪了,我学他们的。
 
其实,胡适本来的名字不叫胡适。胡适之的父亲是个秀才,据说才华是满高的,运气不好,没有考上举人,当了一辈子的秀才。原来他把孩子叫做“胡洪骍”。洪者,大也,洪水就是大水,“洪”的音等同于红色的红,是双关语;骍是一种红毛的牛,全身的毛都是红色的,这种牛很少,红骍是可以用来祭山川之神的。
 
“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孔子对仲弓说“犁牛之子”,普通的牛生了小牛;“骍且角”,这只小牛居然是红色的,而且角长得很端正;“虽欲勿用”,虽然大家都看这只牛不上眼;“山川其舍诸”,山川之神一定不会放过它。什么意思?就是说仲弓人品端正,才华洋溢,虽然不去求官做,各个诸侯一定会抢着要来笼络他,取用他。所以胡适之的父亲对他的孩子是有期待的,因此把他叫做“胡洪骍”。
 
后来他改名胡适,字适之。“适”,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什么叫“物竞天择”?万物,尤其是生物,都是在竞争中消灭对方来保护自己的生存。“物竞”然后“天择”,老天就来选择。“适者生存”就是能够适合的,也就是生命力强的,才能够留下来,这叫“适”。
 
这不是个好名字,《中庸》说:“道并行而不相悖,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万物并育”。现在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就是大家都来互相竞争,乃至互相斗争,谁强就把别人压下去,自己就能够继续生存,这是非人性,非天理的。胡适之就用这个名字,所以注定一辈子要斗争!
 
你去看他的文章,已经充满斗争,不过他还是比较内敛的人,语气还稍好一点。现在读起五四那辈人的书,简直令人毛骨悚然。他们尖酸刻薄,非把对方打倒不可。“打倒”这两个字就是从五四流行起来的,一直流行到什么时候,你都比我知道!我不好意思在这里讲!什么时候是把“打倒”当作是道德,当作最高品质。中华民族就在这两个字的带领之下走向黑暗时代。
 
这叫做胡适。不可以随便骂人,连人的名字也拿来骂人,别人也可以拿我的名字来骂我,我叫“王财贵”,一辈子就追求这两个字。
 
所以,“私塾给人留下恶劣的印象”,以后可以不必这样想,有朝一日也可以去考察考察。让私塾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为什么?有恶劣的,也有美好的嘛!他们专拣恶劣的讲,你的印象不就恶劣了吗?那些人专拣中华民族恶劣的讲,中华民族就变成了吃人的礼教的民族,连礼教都吃人哪!昨天闵庚三教授不是来这里行礼给大家看吗?还好我们这一群朋友功力比较深厚,若其它一些人来这里,一看到他行礼跪拜就会昏倒在地,“哇!吃人的礼教又来了。”是不是这样呢?这个社会大家整天追名逐利、互相倾轧就不吃人了吗?你没有礼教就不吃人了吗?所以,我们对每一件事情、每一个观念都要清楚明白,才不会受骗。
 
胡适之引用古人说:“双眼自将秋水洗,一生不受古人欺。”“秋水”,就是秋天的水。夏天常下雨,河水、湖水比较浑浊。到了秋天,不下雨了,水澄清了。所以,秋水就是清水之意。双眼自己将秋水来洗,一生就不受古人欺了。
 
孟子曾引用公明仪:“周公岂欺我哉?”周公难道会欺骗我们吗?“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这句话会欺骗我们吗?只是这句话来说,应该是最大的欺骗嘛!为什么?一般人都认为圣人不可为啊!做圣人是最难的嘛!而结果公明仪相信古人说的,周公说的,圣人,人人皆可以做。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也可以马上变成像舜一样的圣人。要说欺骗,这句话是最大的欺骗。公明仪说古人没有欺骗我们,虽然我做不到这种境界,我也要相信!这就是有德者。
 
现在,我们专门烦恼古人欺骗你,你这颗心就不一定干净了。当然,这种怀疑精神也是很好的。胡适之不是提倡怀疑精神吗?认为科学就要先怀疑吗?你可以怀疑你的知识,而你怀疑到德行,怀疑到智慧,你就是没有智慧的人;你怀疑到我们能够做圣人吗?你这么怀疑作甚么呢?你还怀疑我们需要孝顺吗?“古人说孝顺一定是古人想要做什么做什么。”你怀疑这个作甚么呢?什么都要怀疑,什么都要拿证据来,“你拿证据来,为什么我们要孝顺,你说道理给我听,我才相信孝顺。”
 
我的老师牟中三先生讲到这里,说孝顺也要拿证据来的,这叫禽兽。这没有证据的,证据是科学在讲。什么“一个人要诚恳,你拿证据来,一个人为什么要诚恳?”我就拿证据给你看,你不诚恳,互相打扰,就几千万人头都要落地,这不是证据吗?
 
“双眼自将秋水洗,一生不受古人欺。”好像也有道理,看你在什么地方讲,不是每个地方都能这样做的。这一句话也提醒我们,知识要自己去证明,纵使是德行也是自己要去体会,这是可以的。
 
假如你说,你要去体会颜渊怎么克己复礼,子路怎么勇于改过,这是可以的。但是,你不可以说颜渊、子路恐怕当时在欺骗我们吧。智慧的事情,是很容易分辨有没有被欺骗的,知识是很不容易分辨的。所以,一有诚恳,你就接上了天地的智慧。
 
假如我们也承认“双眼自将秋水洗,一生不受古人欺。”现在整个国民,因为五四时代,胡适这样提倡这种印证的精神,我们说科学的精神,这样整个中国人应该都很有思考能力,心思都非常清明,本来是应该这样,对不对?
 
我看也不见得,我们教育这么发达,而我们的国民也没有比较清明,所谓的“双眼自将秋水洗,一生不受古人欺。”自从五四时代以后,我们的国民两只眼睛都迷迷糊糊,都受了胡适之的欺,所以我们现在提倡这一句:“双眼自将秋水洗,一生不受‘五四’欺。”(鼓掌)
 
对于每一件事情自己要好好考虑啊!我们推广读经,从第一天就讲,你要有清楚明白的认识,你要有诚诚恳恳的发心,诚诚恳恳的感动,对于文化要有真诚的向往;对于教育,要有很明白的理论。你的思考,你才一生不受古人欺。
 
讲到教育,我们要“双眼自将秋水洗,一生不受‘美国’欺。”不是美国欺骗你,而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欺骗自己,不是中国人欺骗你,而是你自己欺骗自己。纵使别人欺骗你,你明白,怎么可能被别人欺骗呢?
 
所谓“私塾给人留下恶劣的印象”,这一点我们遇到人,我们就要跟他辩解辩解,任何事情,它的表现都有令人满意,令人不满意的地方。尤其一件大的事情,教育是一件大事,孩子三岁到十三岁都在私塾里,而且这么广大的土地上,有那么多人都在读私塾,那么多私塾老师在教。那么,难免有几个老师不尽情理,在十年中难免有几天,情绪比较不愉快,而五四那一辈人就专拣坏的讲。
 
这种学问,对人生的思考与西方不一样,西方人号称“儿童的天堂”,“中年的战场”,“老年的坟场”,难道这一种是最完美的人生吗?或许不见得吧!我们应该去追求完美的人生,至少作为老师、家长,是希望下一代有完美的人生。所以,我们最好不希望这个教育有什么缺点,甚至一个小缺点。
 
而五四时代的人举出中国历史上很多缺点,我都认为铁证如山,他们没有讲谎话,他们是读书的。从史书记载,多少县官打人屁股,一个很长的时期是缠小脚,有一段时间是吸鸦片,一段时间是留辫子,结果呢?他们把中国文化就剩下这几样,其它都不讲了。讲到中国文化就是:娶小老婆,打屁股,绑小脚,留辫子。这四样,没有了,中国文化就是这些啊!
 
所以,他们特别容易挑起情绪,这不是一个知识分子所应该有的态度。我不承认他们是知识分子。假如他们是知识分子,也是没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一个知识分子而没有良心,就不足以当知识分子。他们难道不明白吗?不是。以他们的聪明一定明白,他们故意的!所以,假如他们故意的,我们也能够立即发现他们的故意,这就是我们“双眼自将秋水洗了”。
 
大家如果不相信,我举一个例子。胡适之的学生罗家伦,写了一本书叫《新人生观》,我对这本书也非常的佩服,有朋友看这本书觉得很好,他知道我喜欢看这种书,就借给我。我一个晚上就看完了,当天晚上没有睡觉,果然是好书,罗家伦有学问嘛!他也是读私塾的。这本书要我们建立新的人生观,他鼓励青年人要有志气、要立志,而书里所举的立志,大部分都以西方人的优点的例子来教育我们青年人,从来没有讲我们中国人有多少优点;总是讲中国人如何有优点,而现在已经退步了。总之,中国古代有优点,那已经过去了。西方人有优点都不会过去,只有中国人的优点都过去了,罗家伦还比较客气一点。
 
再看,胡适之的日记发表出来,胡适在美国时,一次去看展览,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展览,西方的十字军东征时,所谓的“贞操带”的展览。“贞操带”的意思,就是男子要去为宗教作战,怕家中的爱人不守贞操,就打个铁环,把她的腰和腿锁起来,以保证她的贞操。男子去当兵了几年,钥匙只有一根,或者丢掉了,或者男子战死了,那铁环就打不开了,这叫“贞操带”。胡适之看完有很大的感想,他说中国古代虐待妇女的方式有很多种,西方人也会虐待妇女。不过,他们现在非常勇敢地展览这些东西,就是在反省了,而中国人到现在还不反省,所以西方人是伟大的。他的结论是西方人是伟大的。这种人作为我们青年人的导师,作为整个国家民族的导师,你看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所以,各位,我不是随便乱说的,因为看到这句话,我深有痛切之感,非常的生气。所以,“私塾给人留下恶劣的印象”,这不见得的。
 
现在,中国对外国输出中国文化,中国文化还没能够输出之前,就先输出汉语。几个月前,有报纸说一个美国学生学习汉语,因为他读到愚公移山,他对老师说这个愚公怎么这么愚笨?中国人怎么那么笨呢?山挡在门前,他不会搬家啊!他还要把山移掉,笨到这个地步。记者就这样报道出来,后来中国的主办单位知道,就想我们现在教外国人讲汉语,我们的教材是不是要贴近贴近外国人的心灵?
 
我看到这里,就觉得很好笑,也很生气。我在网络上就这样回应:一百年来,中国人英语热,到现在还在热,在我们幼稚园、小学,用了各种各样的英语教材,如果是采用西方人原本的教材,那么收费可以高一倍到两倍。当然,学外语用外国人的故事为最好,而我们没有一个中国人向美国抗议,你们的教材为什么不要贴近我们中国人的心灵。只有我们中国人听到别人的批评,就说我们编汉语的教材应该贴近西方人的心灵。
 
你懂不懂我讲话的意思?这些都是失其本,没有本。所以从这种失其本的风气是从五四开始。固然,五四失其本有历史的缘由,中华文化从清朝开始衰落,一直衰落到清朝末年,所以五四知识分子失其本,是之前就一直没有本,直到现在。
 
中国人对于西方是用奴才的态度来面对的。奴才的态度有两个,一个是卑躬屈膝,非常顺服,像五四那些人;另外就是奴才发狠,去泼妇骂街,骂主人,骂西方人,这两种态度都是奴才的态度。
 
并不是反对西方人就代表你是主人!不是的。什么叫主人?自我作主,你站得住脚,是者还其为是,非者还其为非,这样叫真正的自我作主,这叫真的中国人。
 
我们要看哪一个人是真正的中国人,我们要看中国人什么时候才恢复中国人的正常心态。
 
每一个人都要自己时常反省。我们没有学问,我们的思考又没有经过训练,往往不能跳出这大时代的风气。所以,每个人都要作自我训练,要增进学问,增进修养。如果不行,我们就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够自我作主。自我作主,不是要把别人当奴才,每个民族都是主人,像这样,世界才能够太平。
 
思考一定要训练,思考训练方法很简单,随时听到一个观念,我们如何面对它?想一想这对吗?如果不对,它哪里不对?不对的不一定要排斥,也可以运用,又在哪里运用它呢?在它所应该有的位置应用它。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爱读经官网信息部发布】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