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读经|从传统蒙学派到老实大量派的历程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经教育 > 读经时代 > 读经教育论坛 >

读经|从传统蒙学派到老实大量派的历程

时间:2015-03-22 22:29 | 来源:未知| 作者: 秀实

 
近来读经界有重视蒙学或小学的讨论,不亦热闹。有读经老师的分享,涉及个人真实的求学历程,或对诸君亦有借鉴之益。
 
贵阳市博雅书院的李鹏老师:我认为大量老实读经的前置条件就是注音本的读经教材就够了。至于蒙朴吟,我认为不仅仅不是读经的前置条件,当今恢复经学之特殊时代,大量老实读经反而是蒙朴吟的前置条件。诸君强调蒙朴吟者,不正多是受大量老实读经之赐吗?至于大量老实读经成功开始了,边读经边学蒙朴吟亦无不可。
 
所以正如子不语怪力乱神,读经人亦不语蒙朴吟,不语蒙朴吟,非不为也,更非反对之也。只是各人根据能力去做就可以了,不应该把枝节之事做为一个旗号打出来,这样会误导后来者,如今很多后来者,既不会蒙朴吟,又正在为大量老实而动摇,一强调蒙朴吟,对这些后来者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扼杀。
 
蒙朴吟本无须反对,只是不可强调。先生强调大量老实,是大智慧大慈悲啊,因为有了大量老实就有了一切,但凡读经成功者,我相信应该不会有人停留于读经而不解经和学习朴学,至于蒙学真是可学可不学。至于吟诵更是无须反对与强调,有能力者皆会学之用之。故强调蒙朴吟者,我冒昧说一句,是无智慧,无良心啊!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也许诸位以为蒙朴吟才是皮,读经才是毛,此真无见地耳,呵呵,得罪了。
 
诸位自言顶着很大的压力和闲言碎语在做蒙朴吟之学问,自问并非反对教授,故而对于我等末学之言论,甚以为对诸兄不做同情之了解。其实诸兄自言不反对教授及读经理论,我常常听见和看见,我深信焉!然而诸兄对于后来者之影响亦是客观事实,后来者中,因为诸君之强调蒙朴吟而自以为找到反对大量老实之依据者,大有人在。君不杀伯仁,伯仁为君而死,诸位师兄为后来者马首是瞻,对此不可不负责任啊。
 
蒙朴吟之于读经,正如德先生与赛先生之于传统文化,学之何妨,只是不可开一时之风气,让大众以为蒙朴吟乃根本之道,以为“不通训诂则不可以读经”,否则贻误苍生,并非教授不可反对,大量老实不可反对,而是不从理性而思而行,其过大矣!
 
至于一般学人,亦不排除以此卖弄学问者,乃挟其所长或以为其真有所长,而以学问骄人甚至欺人,则非仅为过,实乃侮经也!
 
(网友问:李老师是不是以前也很提倡蒙学之类?)
 
是啊,我本科所学为历史,虽然体制学校学不了什么,但亦粗具轮廓,实际教学中也教过,知道这些学问若从专家之学的角度看,我真是一生无可置喙。但于幼儿启蒙言,则尚可勉强为之。只是教下来之后,对照先生之观点,觉得真如先生所言,于方法上计较,实在无甚必要!
我以前曾经重视蒙朴吟,可以说我是贵州这边在私塾和读书会推广吟诵的第一人吧,这也是受徐健顺教授和伯毅兄所赐,学了一点皮毛,就卖弄开了。
但我现在一样重视朴学和吟诵的,我只是反对开风气之举。至于蒙学,则无可无不可,总之,先生之理论,学之愈觉得彻上彻下,不得不五体投地啊!
 
(网友:我惊叹李老师能这么快就转向老实大量读经,可敬可佩!一个人跳出自己是多么的难呀!)
 
我原本没有执着于蒙朴吟,故不存在跳出之言。只是我一直执着于自己,未及时放下,对读经理论未能及时学习,耽误了很长时间,甚以为憾!故我之跳出,不是从蒙朴吟中跳出,而是从既无知且自负的我执中跳出,呵呵!
 
(转季谦先生语:你读经典而有悟,照着圣人之教而行,并不是被圣人宰制了。虽然启发的机缘来自圣人,今者确是通过自己的思考认定才决定的,所以终于还是自己决定自己的。此依然谓之自律。同理,凡是听我介绍读经理念的人,认为我讲对了,而照做,并不是被我宰制了,乃是自觉而自决了,所以不可以因赞同我的理论,与我讲同样的话,而说是被我洗脑,成为我的信徒或粉丝,乃是自洗,自信,自粉与自丝。)
 
至于说有的学堂啥也不管只读经的,也要看情况,有的是“非不为也,实不能也”,有的“非不能也,实不为也”,不能者若连大量老实都要动摇,那真就一无可为了,而先大老实后,将来一定会有能力加上朴学和吟诵的,从而加入“非不能也,实不为也”的行列。而不为者,一定不会反对,至少不会反对朴学和吟诵,只是说现在不为,将来也许是送进文礼书院而为之,也许是有自己的次第,并不与朴学和吟诵冲突。反之,若现强调蒙朴吟有其先在性,甚至主导性,是读经是前置条件,则将把大批未读经而又不能蒙朴吟者挡在门外,使其一无可为,此理甚明,诸君三思!
  
我只是想既已读经,则立志圣贤矣,既立志圣贤,则须直下承担。蒙朴吟真是无需反对者,但更不可立为旗号,先生大贤矣,于此争论能够坦然,必有其天眼所见,我之下愚虽难测万一,但所知所见,实有我所忧虑者,故而大胆放言,想来诸君亦有天眼,我虽妄言,亦释然矣。
 
郑州道中书院冯文举老师则分享曰:有朋友说,现在读经圈已经分裂为老实大量派和传统派。从现象上大体来论,也算是,只要不是对立,也不是坏事。
 
 我2010年之前也是传统派,下过工夫做过将近两年的理论学习,一年的实践。2011年在三人行家塾担任读经老师期间,阅读了大量先生文章之后,才开始转向老实大量,而真正坚定不疑、确乎不拔是最近带过牟学班之后。转变并不是因为之前的实践效果有限,也不是对之前传统派主张的否定,是老实大量自有其深意,这是我读过牟先生著作之后最深切的体会。
 
 读经教育的实践方法是多元的,方法没有对错,只有高低之别。谁高谁低,随人见识,不必是己非人。具体到一种方法,落实时又因人而异,我认为实践者的信心和热诚(特别是老师)非常重要,只要认定自己的方法是好的,信心足了、诚意到了,就会动人,认真做,哪一种方法都会有很好的效果,这是我近年的观察和体会。即使我办儿童读经落实老实大量,也不会完全无视传统派的合理主张;但主张传统的,或许心中有大方向,但不时时点醒,听到的人会没有方向感,这样就很糟糕。再说,无论哪派,读经教育都是小众,有辩论、争论是可以的,但心中要有互相尊重之意,一定要注意影响,别误了那些初入读经门墙人的方向感。 
 
到底是从蒙学开始还是老老实实大量读经呢?这或许并不能从讨论中得出。季谦先生曾说,我推广读经,有“识字不必教,读经自然能识字”之论,难免启人疑窦:孰是孰非?其实,此中并无是非问题,只是个方便问题,或“度”的问题。犹如“十十法门”与“适性读经”,孰是孰非?此中并无是非可得,有人必以是非争之,争得面红耳赤,争得兵刀相见。齐物论所谓“是以无有为有,以无有为有,虽有神禹且不能知,吾独且奈何哉”,斯亦为庄生所笑而己。
 
“我不会反对任何对教育用心思考的人,因为我认为凡是人一有用心,一有思考,即应是对现实有所反省,有所改善的,所谓‘随时变易以从道’,故其思考所得,不管或全或偏,或高或下,都是可尊重的。唯最怕的一点,就是:自己一有思考,即有主张,一有主张,即排斥他人,想要唯我独尊号令天下。其心一旦生起‘自是非他’之意,则好事亦成坏事矣。”先生说。
 
无论如何,最终还是会好好读经的。经典往上通于天地宇宙。往下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念头,每一件事物,如果我们能够透过这些已经表现出来的经典来提醒我们,我们将得到更大的方便,让我们的人生少走许多的弯路,让我们在几十年当中可以活得五千年,活得一万年。甚至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得到永恒的价值。我们读经并不是跟着圣人走,因为圣人的智慧,本来就是我们的智慧,圣人只是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经典,只是帮助我们开启自己。所以能读经的人是有福气的,能读经的孩子是有福气的,能读经的家长是有福气的。
 
王财贵读经推广中心(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信息部 2015年3月18日编辑发布。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博雅书院李鹏
      2015-03-19 12:58:06发表

      且教授数十年于一日,从青丝到白发,呕心沥血,奔波于全球,孤军奋战于三百年来之外道,诸公等受恩于教授深矣,非惟不协同教授,反而自乱萧墙,此

    • 博雅书院李鹏
      2015-03-19 12:42:24发表

      我冒昧再说几句,一切根本法都同时又是方便法,大老实是根本法,所以也是方便法,一切法皆是筏。按我的理解,各人凭能力去做,践行中完全可以根据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