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图

【所有栏目】

读经教育

季谦学院

新闻资讯

推广体系

类聚导航

读经地图

读经论坛

季谦先生《读经人的自修之道》经典文摘

当前位置: 主页 > 类聚导航 > 文汇导读 > 微语录汇集 >

季谦先生《读经人的自修之道》经典文摘

时间:2014-10-20 10:39 | 来源: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作者: 秀实
方向问题

因为可能大家都已经相当了解了读经的教育理论,是那么样的简单,因为大道至简。它所麻烦的部分都是在所谓“落实的地方”。我们推广读经一直以来所比较强调的就是一个方向的问题,这个方向的问题首先说语文教育的方向,再来说整个教育的方向,再来说整个文化的方向、人心的方向,乃至于对于人性的反省跟认识,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最有问题的地方就是方向问题。
——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方向是最基本问题,如果方向没摆正,那么所有的努力或者是无效的,至少是会打折扣的。如果方向差的更远,乃至于有反方向的倾向,所有的努力它不止是白费,它甚至是有害的,所有先端正方向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孟子所谓的“先立乎其大”,也可以作这种延伸解释成要端正方向。如何端正方向?而如何端正方向之前就要问——方向在哪里?我们有没有一个依据可以认定这个方向?如果没有,那就众说纷纭;如果有,我们首先都要自己明白。说到自己明白是预设的说,有些人不是自己明白的,乃至于整个时代、整个社会不是自己明白的。我们好像在做一些事,但是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是回答不上来的。那么,整个时代如果是如此,那就是时代的迷茫;如果一个个人是如此,那是个人的迷茫。当然,时代的迷茫就很容易造成许多人的个人的迷茫。而这个时代为什么会如此呢?我们说有一些是历史的机缘。——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生命的两种本质

我们的生命有两种本质,一种是超越的本质,一种是现实的本质(就是超越性跟现实性)。而现实性是很容易随时随地都跟随在我们身边陪着我们,乃至于在非常有力地冲击我们。所以,要清明起来是不容易的,要所谓“自我明白”是不容易的,所以在这里要能够有一个努力,这个努力的前提要有一个自觉,要自觉,要努力。昨天就一直讲这件事,能够有自觉,这叫智慧,自觉而能够去努力就更大的智慧。而努力了一步一步地提升,提升的越高智慧越大。而提升之后能够付诸实践,真的能够在自己生命中表现出来,能够在行动中做出来,那是更大的智慧。——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有智慧又分成好几个等级,有没有这种追求智慧的自觉——想要追求智慧,也就是说从普通的事(一般的现实上的事物当中)你想一想它其中有没有道理可寻,这就是第一步的智慧。比如说我们都在办教育,假如有人想教育有没有它的道理啊?接着想我们现在有没有遵照教育的道理来办教育了?当这样想的时候他就第一步的智慧。大部分的人连第一步的智慧都没有的,因为我们就跟着整个时代的风气做。那么跟着做并不一定是错误的哦。但是不管他对不对跟着做总是糊涂的。——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千万不要认为跟着走如果走对了那就是好的,千万不要这样认为。你只要是不自觉的跟着走了,你走向大成功了都不算成功,因为你假如没有自觉觉醒认定是应该这样做的才去做,你只是跟着做,做成功了也不是你的成功。也就是说你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是不存在的,乃至于你在那个结果当中你也是不存在的。因为你没有自己觉醒到你自己的存在,所以你就不存在。何况假如只是跟着走,往往是很危险的,因为你自己不知道跟着走到底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如果跟着不合理的走的呢,那就当然不仅是走向失败,乃至于走向灭亡。所以,不管成功不成功,不成功固然可悲,纵使成功了也没有意义。——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大家现在都关心教育,做教育工作的人第一步就是要问——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第一步的智慧。然后再去问——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在这第二步问的时候你就要明白它的道理了。明白道理之后如果你认为原来所做的,它本来就是做对了,现在大家所做的都做对了,这样是不是没有意义呢?当然还是有意义,你这个自觉还是有一样的意义,因为刚才说你糊涂而做对了是没有意义的,你现在自觉而做对了,这个对才真的有意义。如果你自觉之后觉得以前所做的是不对的、不合理的,那你的意义更大了,不是吗?因为你可以赶得上嘛。所以,能够自觉,而自觉有所反省,反省有所结果,就是说你能够有所决定,那是第二度的智慧。——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要自觉是很容易的,当下就可以自觉,因为它是属于智慧的事。这个道理本在天地之间,道理本在人的心中,所以自觉以后要了解道理也不困难的,至少也有许多人可以讨论,有许多已经存在的这些学说你可以去参考。但是,你讨论跟参考都还不可以忘记原来那一点自觉的警惕,你一定要以自觉的心、以非常觉醒的心去跟人家讨论,去看所有的学者的学说,而这也是容易的。——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你发现了你应该走的路之后,你真的要落实地去做,这一步是相当艰难的,因为这一步就不止是自己得主观的努力而已,它还有客观的一些条件的限制。那么,在这个地方如果这个客观的条件都非常的顺当,刚刚好跟你所希望做的都能够搭配,那你是一个命运很好的人。——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如果整个时代都是迷糊的、糊涂的,你在这个时代当中你已经了解应该怎么做,你正要去做的时候,你就可以想象整个时代是不跟你相顺从的,甚至时代会认为你是违抗它的,不合时宜,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就要有更高的智慧,要有宽大的一种心灵,其实又要有一些做人的幽默了,做人要幽默一点,不要太过固执了,不要太过急切。固执跟急切就会像以前我们所看到的五四的那些人,那些人也有一些觉醒、有一些想法。那么,他们也认为他们在为自己而奋斗,但是在这个时候智慧要更高一点,要知道你所认为的并不见得人人都要这样认为。固然在这个地方可以回到第二个阶段,你所认为的是真理吗?要常常有这种谦卑之感。如果是真理呢?还要面对命运的限制。在这个面对命运限制的时候,你就必须有更大的能力。第一项能力就是要不断地返回自己的原来的想法,不断地问:“这个是真的是对的吗?”假如是要能够坚持自己的信念,而这种坚持不是像五四那一批人只是执取一边,他是随时要开拓自己,随时要做一个自我的扩充跟提升,然后再一次地认定,是随时这样做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这样做,不可以执着,这是对主观的一种信念的重新定位,每一天每一刻都要重新定位。——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面对所谓现实的艰难,面对它,如何去化解艰难。有些时候这些艰难是永远不能化解的,你的命运就是如此,天定的,而且这个命运的压力非常大,就在你身边的人都反对你,整个时代反对你。有些时候这个时代的反对是比较宽松的,像现在,这个时代对你的冲突是比较宽松的,你回想三四十年前那一种时代,那个对你的压力它是非常坚强的,乃至于非常的残酷的。那么,这个时候你怎么坚持你的信念呢?这是一个大的考验了。不容易。所以在这个地方我们一方面如果对自己来讲,我们一方面要在能够修炼自己,能够让自己除了智慧之外,还要有聪明,这个聪明就是善巧,如何化解这些艰难。很多人都已经,不要说遇到时代艰难,因为现在时代艰难比较少了、比较宽松了,现在就是遇到你身边的困难了,你的家人、你的亲戚、你的朋友,等等,遇到这些艰难。有的人是非常坚持的,因为他自己认为自己是对的,坚持的然后与对方抗争。那么,这个抗争有些时候能成功,有些时候是失败的。那么,这一种是不是最好的方法呢,抗争?还是有另外一些所谓“善巧”“方便”呢?各位,这不容易啊!所以这里就要有一个修养。——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每一个人有自己的个性,每个人处理方式可能不一样,但是它好像有一个比较好的通则(一般的处理方式),那么既然我们这里所谓对教育的这些主张,我们是普通小老百姓,普通人,我们是一介村夫,或者是一介布衣,那么我们主张的成败就比较没有那么样的,关系没有那么重大,所以你是不是要做强烈的抗争呢?就不一定了。是不是你不做强烈抗争就没有方法的呢?也不一定。所以,很多人在这个地方遇到许多的困扰,他常常会有问题,我都非常的无奈,因为遇到这种事情是很无奈的,人间的不圆满这是一个通则。你不要妄想事事都圆满,那怎么圆满呢?有些时候只有在不圆满中求圆满。不圆满中求圆满,假如真的你的命运那么样的恶劣,它慢慢地转化,总是有转变的一天。为什么说为什么有这种信心呢?慢慢可以转化,总是有转过来的一天呢?因为我们刚才说人间很艰难,因为人心很复杂、很污浊,所谓“众生颠倒”。——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道理就在世间,其实道理也在人心,人心从来没有完全地泯灭过,人心不死。所以,人人心中都是讲理的,他的内在都是讲理的。所以你假如自己反省自己,你自己真的是合理的,那么你又能够暂时同情别人,你又随时表现了自己的合理性,那么我们有信心终将有一天我们这个合理的追求会让对方发现、会让对方感动。所以,慢慢地应该就可以转回过来。那么,如果一个人能够同时具备这两种心态,一种是非常的坚定,这种坚定由于时时刻刻地自我反省而坚定,也就是说由于真正明白而坚定,二方面他又能够有练达的人情(通达人情),知道人情首先是不合理的,你要首先把人认为他不合理,你才日子比较好过嘛。就是一般人总是盲目的、糊涂的,你先这样子认定,其实这样认定也是一种悲悯之情,你悲悯众生。不过,这一句话不能随便讲,我们不能够随便说“我在悲悯众生”,那你就是最不悲悯,你是自大。那么,其实这个是一个真的悲悯,首先悲悯自己,你自己还有有许多的鄙陋、卑下、黑暗、扭曲,你想何况一般人呢?所谓何况一般就是你已经自觉了,你都还如此,何况一般呢?这样子思前想后其实你的心灵会更加的广大、安定,你会具有更大的同理心,其实就是叫作同情心呐。那么,你更加的同情心就是你的悲悯之情,你一个人既然有这样的自己的清明,又对世界的一种悲悯,你想这难道没有力量吗?力量就从这里出来,而这个力量不是你耍拳头,不是那种激扬慷慨,它是可以长久的,可以共存的。所以要说智慧,你要说容易一下子就到,一个清明的人真的能够如此。但是,要说智慧的圆满你一定要实践出来,要在哪里实践呢?要在五浊恶世中实践,这都是我们自己所要还没有开始走第一步的路,就要把这个路的全程想过了,要不人有些人他就会天真地告诉我说“我已经这么认真了,为什么他们都还不了解我?”这太天真了吧!你一定要承受,不仅是要在过程中承受,你首先还没有走第一步就先要具备承受的能力,要不人你怎么做事呢?你怎么做这个不合时代的、世界潮流的,你怎么做这些工作?——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做教育工作你可以拍你的胸脯说“这是最好的行业”,因为你直接多面对的,你直接所思考的是人心、人性,乃至于说是天心、天性,天理啊,你看你做教育工作多么有意义,你要替自己庆幸!还好刚才说了,并没有所谓教育这一行业,不要自以为你在做教育,天下任何人没有不做教育的,或说天下任何人没有一个人可以忽略教育,每一个人都要思考教育,这个跟别的行业就不一样。那么,我们很有幸,刚好我们所做的事每一个人都要做的事,而我们比较专业、专心在这个地方,所以就可以简称为(简单地称为)我们有“读经人”这一个称呼,就好像刚才说了各家有它独特的主张。——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独特的各家它背后一定有道理,而这个道理背后还有道理,到最后所有的主张都来自于天理、人心。我们要问:有没有直接来自于人心、人性的这种学说呢?假如有,那它不是最高的学说了吗?而这种学说是什么学说呢?这种学说不是一般的学说,这种学说无所说,所有的学说都有所说,所有的学说都面对特定的问题有特定的主张。但是,但但从人心、人性、天心、天理出发的学说,没有特定的主张,没有主张就是它的主张。天下有没有这种学问呢?假如没有,你一定要追求。不过,照我看,我们是非常幸运的,天下就有这种学问,而且生而为中国人更加幸运,因为这种学问就在中国,这就是儒家。——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你如果是一个儒家之徒,你要自我庆幸,讲这一句话也是空话,为什么?因为没有人不是儒家之徒,任何人都是儒家之徒。因为儒家既然是最高点,它笼罩所有的学派,所以所有的学派都是儒家之徒,除非你故意地违反道理。那么,我们刚才说任何一个学问、学者,他总是有道理的,这个“总是有道理”的倾向于道理的态度,其实就是儒家。他讲出一些道理,他就是儒家。他想要用这个道理来教导人,他是希望使人能够更加合理,使事情能够更加顺当,使人生能够更加幸福,他原来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原来就是儒家。但是,为什么他不是儒家呢?你知道他为什么不是儒家吗?因为,他只在某一个层次、范围(也就是某一个角落)说他的道理。于是,他就不是儒家,他就是别家。但是,当我们换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他既然说的是道理,他总是有道理。那么,从道理说他是儒家,从他的执着于某个面向、程度来说,他就不是儒家。——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我们做教育,每个人也都在做教育,做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乃至于做社会教育,你不在做教育也在做教育了,因为你在影响别人嘛。至少你要教育自己了,所以每个人都要做教育。而谁才能够成为教育工作者呢?就是你就专门、专一、专心于思考教育问题的人。——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我们既然说“教育是开发人性的工程”,所以教育这个工作其实最接近人心、人性的,最好能够直接从人心、人性开出来,直接从这里开出来,而不是把你的教育道理一一套在某一个道理之中,就是说你不是为了什么而做教育,你只是为了人心、人性而做教育,这样子这种教育就跟其它的教育唯一有不一样。古今中外那么多的教育专家,讲了那么多的教育的学说,其实这样讲也不太对啊,因为所谓“教育专家”、“教育学说”只有近代的事,古代没有所谓“教育专家”、“教育学说”。古代的人做教育,教育就是在他的所有的人生的场合当中,假如一个人真的能够给人教育,给人做教育,提升人的生命品质,假如是这样,这个人也不认为他就在做教育工作,这本来如此。所有,古代没有所谓“教育专家”、“教育学说”,都是依照那一个人自己的生命的表现,在德性、学问上的表现,然后他自然能够影响人,所有孔子说“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这是我们后人再来整理孔子的一切的言行,说孔子有哪些教育思想。孔子是不是因为有一些教育思想才做教育呢?不是,他是本来就这样表现。所以,所有的真正的教育家都是圣人,圣人是如如地表现,那我们说他在做教育。——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我们一定要在所有的教育的理论当中再推源,为什么人要做教育?人要怎么做教育?推到最后是为了开发人性而要做教育。怎么做教育呢?就是面对人性的开发而做教育,到最后只能讲这一点。所以,教育的工作跟一般的工作就不一样,而教育的工作当中,刚才说有许多的教育的理论,这些理论到最后又要回归到人性。——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请问谁(就是哪一个教育的学派)他以人性为根据而开发出的教育学说呢?各位,这是我们做(专心做)教育工作的人要去好好思考的,哪一个人是从人性的本质出发而做教育?因为其他的教育学说并不一定从人性本质出发,他只从某一个角度出发,昨天(指2013年6月21日先生所作《读经理念及宣导要领》)我们不是提到杜威吗?杜威从哪里出发呢?从实用,从适应社会出发。那么,实用跟适应社会是不是人性当中应有的事情、意义呢?当然是。但是,他是不是直接最救急的人性所在呢?就好像问:墨子的“兼爱”、“非攻”有没有道理呢?墨子一个皇皇的大家,墨子也读过百国《春秋》,墨子本来也是读儒家的书的,百国《春秋》的历史,墨子也读经也读历史,墨子当然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他怎么随便乱说呢?所以,他的主张也有道理,也有价值,所以才有人跟着他走。但是,墨子的学问是不是直接从天理、天心出发呢?还是只从某个角度出发呢?这个要想一想了。——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杜威的“实用主义”教导我们的教育就是为了生活,这个讲的有没有道理呢?当然有。为什么生活,我们再问。为了社会生活。什么社会呢?民主社会。我们怎么教导他社会生活呢?就是要让一个孩子从小就投身于社会生活当中。而社会生活这么复杂,一个儿童怎么过那么复杂的社会呢?所以,杜威就把社会简单化,把复杂的社会简单简单简单化,而且简单到每一个年龄可以了解的社会。于是,学校就是社会的缩影、社会的简单化,他从学校就开始学习适应社会,这个教育很有意义。但是,有意义是不是全部的意义呢?是不是最高的意义呢?这个意义能不能够用别的意义来涵盖,或是别的意义来提升,或是用别的意义来更顺当地来开发,这个要想一想。全世界就不想这个问题,当然中国人最不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看到它有意义,我们就相信了。而且这个相信是全心地投入以为它就是唯一的意义,这就造成问题了。——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在春秋末期战国初期照孟子说,墨子跟杨朱之言遍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所以在孟子当时天下人所谈的学问只有两种:一种是杨朱的,一种是墨翟的。孟子就出来辟杨墨,辟就是开的意思,开辟嘛,这个开的意思就是把它挡开,就是他堵住了路,我把它排开,所以辟就是开,开就是排,排就是斥,就是排斥杨墨,叫作辟杨墨。“杨朱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家家户户自管门前雪,“人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这个也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也不错,现在天下很多的乱事就是由于都想管别人,很多家庭的纷争不是都想管别人吗?所以,如果你因为管别人,或是因为受别人管,而且家庭就产生纷争,大家要学一学杨朱的哲学,先把自己管好。而且杨墨说,人人都把自己管好了,天下太平了。所以,杨朱有没有错呢?——没错。墨子“兼爱”有没有错呢?我们要爱一切人,当然更伟大了,所以他们都有道理的。孟子说:“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众笑)这个话骂的太严重了,你说严重也可以,说本来就应该这样排斥也可以。
所以,各位学问不要随便乱谈,不要见了风就是雨。那么,见了风就是雨,你见了风就是雨,我也见了雨就是风,怎么办呢?大家互相相持不下。在理论上相持不下没关系,本来学者“学问深时意气平”,如果学问深的时候纵使跟别人意见不一样,到最后各自表述一下。那么,最好的方式是也能够同情对方,甚至吸纳对方,只是摆在恰当的位置,这是最好的方式。其次,你没有这个能力,你也要能够尊重对方,让对方说话,至少要做到这一点,幽默一点,哈哈一笑没事。但是,假如把它当真,这个在见解上不一样(对人生的见解不一样)。然后,就要斗争你死我活,到最后戈兵相见战场上见,杀人无数。因为两派的主张,如果他们两派势均力敌,跟从的群众也是势均力敌,所以必定要杀掉了一半的人才甘心。——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各位,世界的祸害来自于思想,而思想是不是一定造成祸害呢?像我们刚才说的你一方面可以排斥杨墨,甚至贬他们为禽兽。但是,一方面你想回来,他们还是有道理的。所以,如果贤人来处理杨墨的问题——就会像孟子一样,贤人跟圣人他们的态度是不一样的,贤人做人、做学问的态度必“引而自高”,贤人一定把自己的道理往上提,把自己道理的真实性、正确性标榜出来,说这就是最正确的、最真实的唯一之道,这是贤者,“贤人之言,则引而自高,不如此则道不尊。”假如我不表现的这么精彩、光辉灿烂给你看,一般人是不知道尊重你。但是,圣人呢?“圣人之道,必降而自卑”,圣人已经到极点了,他很高。但是,他把自己贬低下来自卑,“不卑则民不亲”,假如你“不卑”一般人是不能亲近的,所以圣人跟贤人自持的方法不同,所以如果孔子来处理杨墨的问题,他一定讲的很慈悲,摸摸头说“你不错。”“哎,你也不错。”(众笑,先生哈哈笑)但是,孟子他一定要标榜出来,标榜正道,叫作“壁立千仞”。他丝毫不假借人,所以圣人很容易被认为是“乡愿”。但是,真正的圣人不是“乡愿”,所以孔子说“以德报怨”,有人问“以德报怨,如何?”孔子说“何以报德?”所以“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所以,圣人不是“乡愿”,圣人只是温厚,但是不是“乡愿”。而贤者呢,贤者一定是有英气(英发之气)有圭角(有棱角)。所以,如果孔子没有孟子来捍卫圣道,圣道还是不明,不能够那么样的确定,那么样的让人明白,一点不可以差错。所以,我们读书一定要有两面的看法。——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有些人看到孟子批评杨墨,就很不高兴,认为孟子太过分。其实孟子哪有过分呢?孟子只是讲到极处,讲到极点、最高点,他自己“引而自高”,他也把别人的缺点“引而自高”。从你这种思想这里出去,而且你要知道你教导众生,众生没有像你这样明白,其实你也自己不很明白。但是,众生更不明白,众生如果执著你的看法,执著于你的学说,众生都去实践你的学说,天下将大乱。所以,我们论事情也是要有两个心态,有时候用圣人的心态放宽一点,有时候有贤人的心态要非常的尖锐。不过,你什么时候用圣人的态度,什么时候用贤人的态度,这个也不大容易拿捏,有时候要看对方、氛围。但是,我们不应该要求一个人这么多,包括我也不应该要求我自己那么多,我也不敢要求像大家(各位是宣导员),你去宣导你的所谓的学说,宣导你这个教育的觉醒,我不敢要求你一定要两面具备。不过,你要明白有这些这么多的情况先了解了,你才能够比较灵活,在灵活中不失你的本份,不要以为灵活而丧失了本份。在守住本份当中又要不可以跟人家太多的冲突,这个是不容易。——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学问或说你的思想、主张要随时地能够自我反省,能够随时从外围渐渐走向核心,从底层一直往上翻,你能够往上翻就往上翻,翻到你的最高点。当然,我们在宣导的时候,像我在宣导的时候我偶尔都会这样表示,都会一直往上翻到我自己认为是最高点,而它真的也是最高点,一翻到人性所在怎么不是最高点呢?只是我不大敢随时都往上翻,我要看听众的情况。像昨天我都一直往上翻,或说从上面说下来,我看很多人都一头雾水。(众笑)不过,有些人他说眼睛睁大了,我就觉得很安慰。昨天周语欣主任在车上说,她不敢直接说我这个题目没有讲完全,她说:“今天老师讲的好像很高。”(众笑,先生呵呵笑)我说:“我今天确实没有尽到责任,我在那边谈玄,我自己也感觉没有讲的非常的条理清晰。”主任就安慰我说:“老师每一次演讲都是铺垫太多,但这个铺垫也非常重要,首先听的时候好像没什么感觉,后来如果再看视频,多看几遍,或是看文字整理,看越多遍越觉得条理也非常分明。”(众笑,众鼓掌)——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你既然要从事这种读经教育工作,你的命运就注定了你一定追寻这样子的道理,一般人是不必追寻的,一般人是默默当中暗合于道,就已经了不起了。那么,看他合于道合于多少,你合于道的层次越高,你的教育的意义就越重大,可以说既然意义重大就合于教育的道理,也可以说你的教育效果就越好。
所谓教育效果有些时候是当下就能看出来的,有些是二三十年可以看出来的,有些是几百几千年才可以看出来的。所以,要评判它的成效是不容易的。因此,我总是认为我们应该直接评判它的合理性到底有多少,就是这种教育的见解它合理性到底多少。——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说教育是开发人性的工程,它直接就要从人性出发,从人性出发的学问不是最高的学问吗?所以,做教育工作的人他本身的学问就是要最高的学问,这是我们的命运所注定的,尤其是我们不止是讲教育,我们讲的是读经教育。我们的教育内容是经典,什么是经典呢?经典就是直接从人性流露出来的智慧的结晶,这叫经典。所以,我们的教材是直接关系到人性的,是人性的第一度的流露,直接的流露,再往下流露流露,往下他才接触到许多的特殊的状况,而真正的智慧它也要面对各种的状况,有各种的开发。——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面对各种状况有各种开发,其实它也应该从最高的人性所在而来开发,但是一般人面对现实的事物,他往往就只是退后一步,想当然大概如此,他就直接从他所立根的地方直接开发。到最后,他以他所立足的地方他会误认为最高点,所以他会泛滥,他认为他这一种做法是可以普遍的,是可以永久的。其实那一种做法它的所根据点居然不够核心,不够高远,它是不可以普遍的,它是不可以永久的。虽然,它如果直接推结于人性,他这是一种方便,他这种方便开出去这是合理的,但它可以随时收回来,或是随时可以给它一个限制,你应该做到那个地步就可以了。别的地方还有道理呢?所以,越往下走它相对的道理就越多,越往上走相对的道理就越少。所以,如果讲读经教育它如果从人性直接开发,那是所有的各种的教育都要以读经教育为根本,而读经教育它也要开发出各形态的教育,这样子总成为一个所谓的教育的这件大事。所以,我们讲读经教育我常强调读经教育是一个基础、一个根本。——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有些时候我们也会说读经教育是万能,那么基础跟根本它是万能,意义是不一样的,但是它又可以相通的,因为所有的各种的人生学问其实都要本于人性,当本于人性的地方它就是本于经典。本于经典,你做经典教育就是最核心的、最根源的,最有笼罩性的教育,这样来回的思考我们才能够作一个很清楚的说明。当别人的问题在外围的时候,你就可以由核心来说外围,当一个人的见解他是比较在底层的时候,你就可以由高层来说低层。但是,你如果不善巧,你知道他是外围,你光讲核心,他一直讲外围,你就没有把这两方面联通起来,你就很难说服他。你知道他的思考层次比较低,你专讲你的高,你没有把它联通起来,没有下贯,没有同情,你也很难说服他。所以,作为一个读经人要自我有一些所谓“自修之道”。那么,自修之道刚才说了没有所谓“读经人”,这本来就是做人就一个这样做。那么,如果做人就应该这样做,每一个人都知道做人应该怎么做,或说教育从哪里开始,等等,当然每一个人都是读经人,每一个教育学派都会主张从读经开始,所以天下的道理只有一个。——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作为一个读经人,其实是作为一个最普通的教育工作者。那么,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其实就是对于人间的各种道理都能够了解的人,你不能够这样了解,你就不能够做教育。不能够做教育你怎么还说什么读经教育呢?所以,作为一个读经人要有自觉的能力,自觉之后最好还能够真正有学问。有什么学问呢?除了有你自己的自觉这一方面的学问,你最好还能够去了解世间的学问,首先要了解世间所有的教育的学说,因为世间教育学说,我们一方面说它也是有道理的、有价值的,第二方面它或许有许多人都遵从而做,乃至于现在这个时代正在这样做。那么,它既有道理,而且又那么多人都在做,你如果想要做一个宣导的人,你当然要知己知彼,你纵使不是为了宣导,你也应该去看一看这些学问。然后,你才能够评判它的价值所在。我们首先说每一门学问都有它的道理、价值,或许那些道理、价值可以对你有帮助,可以弥补你的不足,纵使你一下子就看出它的缺点所在,你也这个时候了解它了,你才比较有能力去扭转、提升它,所以我劝我们所有读经的人也要去多多研读现有的教育理论,乃至于古往今来所有的教育的学说,当你有一份自觉的时候,刚才说了自觉就是你要追寻道理的自觉,你有这一份自觉的时候你去读任何书才能够受益,你去读任何书都能够真正地做批判,对这样子的学说作批判,你就不会被它所误。首先它如果是不够的、错误的饿,你不会被它所耽误。再来,它如果是对的,你也能够知道他对的部分在哪里?所以,对的并不一定全部都对,他有他范围内的对,你对他的范围如果能够给予一个很恰当的安排,这样子你就不会被他对耽误。一方面不会被他错误的地方所耽误,一方面也不会对他对的地方所耽误,对的地方有些时候也会耽误人。为什么呢?因为对的地方可能会吸引你,你如果不完全明白,不能够批判它,你一被吸引了,你可能全心投入,就好像近代一百年来的中国,它被吸引了,被一些对的事情吸引了,比如说被科学的成就吸引了,然后它一身投进去,以科学为主来追求人生的学问,来教育我们的孩子。——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科学是不是可以为主呢?没有想过。然后教育呢?以儿童中心本位,而且是杜威式的儿童中心本位,就是儿童理解力中心本位,儿童适应中心本位,就是儿童能理解了才教他,能适应了才教他。这有没有道理呢?这有,因为人有理解力,人必须生活。但是,人是不是只有理解力呢?人是不是只要生活呢?这个就没有考虑了,不考虑这些问题,不考虑这些问题它就出毛病。出毛病到后来美国学者就反省,由于杜威的这种儿童中心本位,造成美国人他的学问的能力降低,造成国民的素质低落,为什么?因为他只有儿童,他没有把儿童看成是会长大的儿童,没有为儿童一辈子的学问作储备。所以,你要能够知道他的好处,又要知道他的限制。如果你知道他的好处,又知道他的限制,他就没有害处。他的害处来自于哪里呢?来自于这个学者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限制,他夸张自己这一门学问的功能,他想用这一门学问去笼罩其它的学问,他想用他这一套主张去打倒其它的主张,他不知道跟他同级的主张还多着,比他更高级的主张还有。他如果不知道,那么他的糊涂就会害了人。但是,我们不要责备学者害你,你先要责备你自己为什么被他所害,就是你没有批评能力嘛,所以你才会被他所害嘛。所以,我们中国人如果中国的教育因为学美国而产生许多的烦恼,我们不应该去责备美国人,我们应该责备我们自己,为什么我们要跟着他走?所以,你要养成读书的能力,读书要这样读。有了这样读书能力,你能够去开拓你的生命的内容。你有许多的知识,见切而你又能够把它安排恰当的位置,当这个时候你的宣导能力就强。因为你一定要别人讲什么问题,虽然他不是引经据典,但是所有学者他的这些主张原来离不开一般百姓的主张嘛,只是一般百姓的主张讲的比较含糊,他们讲的比较清楚而已。所以,你不要认为杜威是实用主义,一般人也是实用主义你知道吗?他只是没有把他实用的功利心用学问说明而已,那么这些学者他们是比较典型化,把某一种态度某一种人生的见解讲的非常清楚。所以,你从读书当中你会更明白整体的人生,你读完很多书之后你会更明白整体的人生,而且你会把握这种想法的要点。还有你知道这种想法他出发点在哪里,往哪里去,到最后会产生什么后果,这就是读书的功用。所以,你如果能够有这样的学问,对自我的信心就更坚定,而且你更能够说服人。所以,我劝导我们读经人也要去读书,尤其你自己想做老师、想开学堂。——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屈指十年来,因为开私塾只有十年,我宣导私塾只有十年,前十年还没有走到这个地步,所以十年来已经有太多人来质疑,质疑我们这些读经的老师、读经的堂主并没有什么学问,也不懂教育,都不是教育本科出身,有那么多人在质疑。我都站在前面,挡住他们的质疑,(众笑,众鼓掌)保护我们这些私塾。因为他们是从我们这些读经人并不是学教育专科,许多的教育学说都没有研究过,然后就在讲教育,他从这一点来看。你没有教育的知识,你怎么懂教育?我挡的方法呢?就是你有教育的知识并不一定能懂教育,我们直接把握教育的本质,我可以不需要教育的知识,我只是问这合乎不合乎人性、天心、道理,我就这样讲。但是,如果你要知道——这永远不能都这样讲啊!(众笑,先生哈哈笑)人家也会看不起的,虽然他这种看不起他不是道理所在,他不应该看不起。但是,有些学者是很傲慢的,他认为学问才是真的,固然学问不是假的,但是学问并不一定就是真的。两方面加起来我们自己要责备自己,所谓责备就是求全责备,就是交给他一个责任,叫责。什么责任呢?你要完备,你什么都要有,你什么都要懂,你什么都要会,这叫责备,这叫求全。我们对别人要宽厚一些,不应该责备,因为人很难完备。但是,我们可以对自己责备,我们责备自己,希望我自己完备。这个完备谈何容易呢?所以,我现在就提出一个自修之道,叫作尽其可能地圆满,要自我要求,就是自我尽其可能地圆满,在学问上是如此。 ——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在所谓的品德,因为有那么多人都在问,推广读经的人、做读经教学的人他能不能够作为一个学生的表率,他能不能够以身作则,尤其是真的有一批爱好道德的人,他们也提倡道德教育。那么,我们读经界比较少讲这一套、这一边,为什么我少讲呢?我并不是不注重的意思。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我是认为一个生命在他幼小的时候总是纯洁的、自然的,他自然就是纯洁。那么,自然而纯洁的生命其实我们不要太多的干扰他,我们应该保护他的自然跟纯洁。那么,他既然是纯洁的,他就不是有恶意的。如果没有恶意他的一些日常的行为,如果有所谓的调皮、不守规矩,我们都应该幽默一点,我们都应该以光明的态度来看他,何况他现在一直在读经,读经的很深层的意思就是文化的教养,我们用高度的文化,用圣贤的智慧来教他,教他同时是养他,叫作教养。教他是立刻可以产生效果的,我们所说的效果就是他对文句熟悉、背诵,这叫教。那么,教了他对文句熟悉了背诵了,我们相信它可以产生养的功能。所谓养就是像我们养孩子养他的身体一样,我们让他吃东西,他会消化,消化了以后会促进他的成长。而这个消化是看不到的,这个成长是一点一滴的,你一时看不到。但是,他总是在产生作用,他一天一天在长。所以,对心灵的教导、养育也是如此,我们对他心灵的教导,这个教的方面我们是教他读这些书,而读进去了以后他正在消化(就是酝酿),酝酿是看不到的。但是,就像孩子一样我们让他吃东西,他在消化,消化看不到。但是,我们心中却有一个期待,而这个期待真的是可以预期的,就是他会长大。我们给他读经,我们看不到他在酝酿,但是我们相信他生命一定在变化,而这个变化只要我们教他的经是好的、光明的,就好像我们养他的时候,我们给他的食物是有营养的,他就应该能够消化而长大,何况我们给他的经典如果是好的,他就应该能够酝酿而成熟。所以,我们就认为所谓的品德可以从深度的文化教养当中日渐地他自我去内化,自我去觉醒,自我去领悟、修行,这是第一点,我们为什么不特别强调。因为我们认为生命的自然应该如此,不要太多的干扰。——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我认为教师,一个老师说要以身作则,在一般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就是在他的言行举止当中洒扫应对进退,这些表现上是可以的。但是,要在心灵里面所谓的神情当中,所谓“睟然见于面,盎于背”,在志气的高明、理想的远大,在这个地方往往是看不到的,所以老师以身作则往往在外表上可以看的到,内在里面是不容易看到,而内在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们并不是说在外表的行为上不需要注意,我们是说教育是整个人格的养成,我们老师对他的影响是整个人格的。而现在老师又有什么高尚的人格呢,志气呢,理想呢,智慧呢?好像不能够作为我们孩子的准则,所以我们最多只能在行动上、行为上的一些表现。如果在行为上的表现是很容易做到的,我们应该注意这很容易做到。但是,最应该注意的是刚才说的内在的那一种志气与理想,而这种志气与理想我们每个老师要谦卑一点,每个老师是陪着孩子一些成长。那么,甚至以圣人之言、圣人之教来鼓舞我们的下一代比我们更好,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常说我们老师不足以以身作则,最多你只能够谨言慎行,这个地方以身作则。所以,我才不强调。但是,别人强调,别人一直讲以身作则,我们也不可以反对,这是应当的。而且这是一个基础所在。不过,这个也要有本末、轻重之分,你要做到多么严格,这要有拿捏。回到刚才所说的儿童本身他的纯真就是一种很自然的高度的品格,你障碍他的纯真而换来的是一种规矩,这不一定所得能够高于所失,往往是得不偿失。——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在这里我认为我们对于孩子的品德我们有几个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老师要求自己在能够做到的地方,也就是在现实行为当中我们尽量地能够在行为当中以身作则。而在我们的文化理想当中,我们跟孩子一起成长,然后在我们默默地期待当中我们是希望孩子将来的人格的成就是比我们要高,我们一定要同时兼备这三种外在的内在的以及永远的这样的心态。千万不要为了现实上的谨言慎行,然后就以为这就是人生最重要的、最高的教育所在,因为你内心里面没有那一种与孩子一起成长,以及对孩子将来的一种期待,如果没有这样子的态度,在无形之中也会让一个孩子他的心灵受到挫折,所以当你有内在的以及永恒的心态的时候,你也会对于他现实的生命的表现,就是说他现实行为的表现你也会比较宽松,比较有赞赏、欣赏的态度,就不会那么严厉,不会以为自己已经是为人师表了,要作人模范了,不会有那一种高傲,像这些也都是我们要思考的,要进修的。再是全面,这个就是有关于我们的教育学理,我们对于教育的道理的认识,以及我们作为一个教师的态度问题。——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如果要更进一步,做一个读经的教育工作者,最好还能够有一种永远精进不已的一个自我期勉,这个自我期勉只不过是两面嘛,一个是为学,一个是做人。刚才说为学是讲到教育,做人只讲到为了孩子的教育,现在我们把做人跟为学把它普遍化,把它说为不止是为了教育这一件事情,我们本身就要尽量地追求学问,尽量让我们的学问圆满,就自我地尽其可能地圆满的要求,自己要要求自己,而要求到圆满的地步,但是圆满是很难的饿,甚至不可能的,所以要尽其可能地圆满。那么,做人尽其可能地圆满,那就不必说了,以圣人为标准,那还用说吗?所以,每一个人都自己精进自己,做人如何诚恳,乃至于跟朋友之间或说跟同行之间,比如说同样做教育工作,同样开学堂,我们如何相处,这个是不容易的。往往会有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令人遗憾的一些心情产生,假如你有这样的心情要马上回归,要马上想一想,我们应该如何为人,如何处世,这个是不用说了,这个说来无穷无尽。——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自己的学问也希望能够长进,除了教育学理之外,一般说的学问要能够长进。这个学问长进也是无穷无尽,但是我想有一些比较切身的、比较切近于我们自己可以做的,至少我建议一下你愿不愿意这样做,第一点就是对于经典我们自己的诵读跟熟悉的程度,有一些人一开始就自己读一些,认为读经真的很好,于是他就开始教人。开始教人之后,因为他就忙碌了,忙碌了往往就会疏忽了,就忘记了。那么,他如果顾得教学他还是一直跟经典接触。不过,你应该可以发现你在教学的时候,你假如只是把它当作一件工作,固然你在这个声音当中或许也有相当的效果,当时你如果有稍微用一点心,你自己不止是想说我现在做教学工作,不止是把它当作一件工作,而把它当作你现在也在一起学习,这样子你教学的效果不仅是对于孩子,你的教学效果会更好,你自己的所得会比较多,所以要把这一件事情当作是一件真实的事情,不要把它当作是一个你的职业、你的工作,你在应付它,要很真切地随时对于经典的一种敬重,以及对于你能够接触经典的一种庆幸,一定要常能保持这一种心境,你对于经典或许你不在教学,你常常会想到再去读它,你在教学的时候也不会流于一种无心的、应付的。你应付来教学,这些学生他的受益也打折扣,何况你自己呢?虚耗了你的青春,你耗费你的青春来陪孩子长大,这也是有遗憾的,所以希望在教学的时候是真的对经典的一种诚鉴,你越教学越感觉到自己真是找到一份最好的事业来做,这个心态一转你的收获就不一样,你会越喜欢教学。每一次教学下来,都是满心欢喜。所以,读经不管是你教学读经,你不教学的时候也希望多多能抽出一些时间读经。——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第二点,你已经是成人了,我劝如果读经读的相当熟了,一部经读的相当熟了,你可以开始解经了。因为孩子不必解经,你大人要解经了。虽然我们说读经以后,大部分你都有一些自己的体会,但是有一些小部分,一些属于专家的部分最好你也能够用点心,因为既然你读经读了几百遍了,很熟悉了,你要用这一点心去做专家之学是很容易的。你不做是好像把稻子都种了,稻子都照顾了,它已经开花了结实了,你不去收割,这不是很可惜吗?所以,你也可以解解经。或许有的人说我把很多的经都读完了,我再解经也可以。你读一部解一部,再去读一部也可以。但是,你不要忘了解经这一件事情,不是那么急,但是不要忘了。因为这增加你现实的学问,现实的学问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它也有相当的意义。有些时候有人会认为这才是很重要的工作,那些学者都认为这样。虽然你不必认为这样,但是你不必把他贬低的太低,说我只有读经就好了,不懂得没关系,你懂得一点点你就懂了吗?所以开始解经。——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解经的方法我都已经介绍过了,如果还不知道的人我现在再讲一次,就是最简便的方法。它简便的意思就是第一个它很容易做,为什么容易做?因为他很老实,很老实就是很笨,用笨功夫,笨功夫才是最好的功夫,就是是移注法。不要不必去听人家讲解,你就那注解来移注,移,把注解移到本文上,刚好我们的读经教本就是大字,它有一行一行行间很大,而且都没有注解,你就替它有注解的书,然后你读着你的读经本,你每读一句话,就要问这一句话有哪一个字,哪一个词语不了解,或是整句话都不了解。你假如这一句话词语有不了解,你就去看人家注解,你不了解的可能人家会有注了,于是就把注移过来,移过来就是抄过来。我们初中高中生读文言文的时候都会这一套把戏,是不是?其实那是老师告诉你的,你现在这一套把戏继续做。高中的时候做那个把戏是为了考试,你做的很烦。现在做把戏是为自己做,你就做的很愉快。然后,最先移注的时候,你如果程度不够会满篇都是你写的字,写的满满的。然后你写完以后你要拿这一本书再来读,你读的时候就跟以前读经会不一样,你是一面读经文一面自己就在你心里面翻译,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能够翻译,就是你了解它的意思了。先不说道理能不能领悟,先说这个意思文义能不能解,先消文,这个佛家叫“消文”,消化文章。先消文然后再去领悟,你不消文怎么领悟呢?所以,第一步先消文,然后你把这一本书看着你的移注你都会解了,因为你不会解就看你的移注,所以你大概都会解了,这一本书放在一边。比如说你《论语》移完了把《论语》放一边,再拿一本新的《论语》,你再读《论语》,这个没有移注了,你再读《论语》,你看看从头解到尾,假如遇到不会解的你还要再移一次,重复做。那么,移了第二遍你每一句都会解了,再把这一本书放一边,你再拿第三本再来移注,一直换书换到你整本书都是白的,没有一个移注,你整本书都会解,这就是我书院(指文礼书院)训练学生的方法。其实,不是书院学生要这样做,每一个人都要这样做工夫。其实,你在做一本书你一辈子受用不尽。(众鼓掌)
这个工夫很笨的,但是很扎实,你要做的快乐千万不要赶时间,读书是自己的事。“古之学者为己”有两个意义,你的学问是为己,你的领悟人生之道,你的实践也是为己,首先先从做学问为己开始,你不要急躁。每一个人有时间就自己做,就是自我的圆满,尽其可能的圆满。不是别人的,不要跟别人比,而也不要说你一定要达到什么圆满,世间没有什么圆满,只有尽其可能的圆满,在这里可以用的上。——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要做学问,首先是读经,解经,然后再来假如可能的话就是要阅读。因为你所读的经没有那么多,你不必像要进书院的孩子一样,要能够背三十万字,或是要能够熟读三十万字,其实不是,你作为这样已经成长的人,机会已经丧失的人,其实你只要读两三本书就够了,你精熟两三本书,移注两三本书就够了。其它就可以用阅读的方式,就是直接做移注,或者说只有读一读。如果把我们读经本都能够移注,你不必读几百遍再移注,你只要把几本开头的书,重要的书,比如说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四本书你真的能够读它一两百遍,两三百遍很熟悉了,你把这四本书移注完了,你其它的书就可以不用读那么多遍也可以移注了。当然,你如果希望自己学问更大,你当然也可以别的书都先读几百遍再移注,然后把这些重要的,就是我们现在选出来作儿童读经本的书,你真的这几本书全部每一句都会解了,我告诉你——大学中文系都要请你去当教授了!(众笑,众鼓掌)
但是,学问是只有这样子吗?不是。天下还有很多学问。我们有些选的书并没有选全,你还再去读。比如说《书礼春秋》,《尚书》有的地方像绍南文化有出版《尚书》整本,我的读经本《尚书》只有选几篇,你也可以把《尚书》全部读完。《礼记》更多了,几十万字上百万字。《春秋》更多了。像《左传》一定是要看的。但是,假如你经过了这些你读经你移注,再去看《左传》我就告诉你——像看报纸一样,是很容易的了。然后,我们还有一些《古文选》,古文还有很多,里面选了《史记》,《史记》的文章很好,《汉书》的文章也很好,一些历史的读一读,等等,这样开拓出去,我们就不仅是读经人,我们也可以算作是一个读书人,或是喜欢读书的人,像这样子我们渐渐增长自己。——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你一定要在自己的我们的题目就是自我尽其可能地圆满,这个是自己的事,尽量地圆满,这个圆就是圆融,满就是广大。所以圆就是圆融,圆融就无碍,不要有障碍,不要自己起障碍,不要跟别人发生障碍。这个满就是无尽,所以是圆融无碍,圆满无尽,这两个圆。其实讲一个圆就可以了,这个圆就代表圆融跟圆满。那么,圆融就圆融无碍,圆满就圆满无尽,就是无穷无尽的学问,无穷无尽的修行。我们心里面如果有这两种心态、品格,同时作为我们一生的追求所在,我们会觉得我们每一天都很充实、都很饱满,这样子我们不仅是自己成功了,自己走向成功,而且我们的教学、推广一定更能够动人,不能够动人的地方,都是因为我们自己不够。我们再回头过来责备自己,让自己尽其可能地圆满!——王财贵《读经人的自修之道》http://www.idujing.com/a/1901.html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后街中韩文化创意创新园A6栋 邮编:100096电话:400-8984808QQ读书群:543250139Email:ec@idujing.com

    季谦教育

    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

    Copyright © 2012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版权所有 | 京ICP备09102652号

    新浪

    淘宝

    新浪

    关注爱读经服务号&进入爱读经微店

    私塾学堂收录
    返回顶部